背着行囊、身着迷彩,耳畔是同事们和家人依依惜别的珍重――“到了就打个电话回来”“给你准备了点吃的,塞在包里了”“安全第一,时刻注意好个人防护”……可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代谢科主治医师马宇航却只身一人:身边没有家人的叮嘱,摸出了手机,他给家乡的父母发去消息,“我今天就来了,我回来了。”

或许每一个漂泊在异乡的游子,心中都有一部双城记。一座是故乡之城,记录萦绕于心的亲情;一座是奋斗之城,放飞梦想,热血澎湃。马宇航就是这样一位游子,作为此次市一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,他的心中,也有着这么两座城――湖北宜昌和上海。宜昌,他的故乡,是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重疫区;而上海,是他与战友并肩作战的城市。

2006年,马宇航从老家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,从此与这座城市结下深刻缘分。可作为内分泌科医生的他怎么也想不到,如今正要投入一场与传染病的斗争中。

时间倒回至一月初。彼时在新闻中看到“武汉出现44例不明原因肺炎”,恰好在发热门诊轮值的马宇航不免多看了几眼,“家里有亲戚在武汉,父母也经常有机会过去,想提醒他们要注意一点。”可疫情突然的爆发让他措手不及,“我还记得1月21日,我正好又在发热门诊当班,当天换上了隔离衣和N95口罩,老师叮嘱我们,如果有武汉旅行史、接触史患者,一定要升级防护服,加戴护目镜。”两天后,再次支援发热门诊的马宇航接诊了一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,“还好,没太紧张,我仔细回想了防护措施,确认自己是安全的。”

可马宇航却没敢把消息告诉父母。“原本今年要回家过年的。”他计划着,大年初一回宜昌,大年初六从武汉转机回沪,“但21日我就退票了,心里还是挺焦灼的,一方面要做好职责所在,另一方面牵挂着家人。”

熟悉的叔叔阿姨被确诊了、武汉封城、宜昌封城……大年三十的夜,马宇航给家里打了电话,两位老人和他几乎异口同声向对方叮嘱,“别出门!”“但我不能不出门。”马宇航说,“有患者等着我们。”他甚至慢慢把接触了确诊病例的事情告诉了父母,“我也不想隐瞒,想让他们知道儿子在做的事情或许渺小,但也的确在为这场疫情阻击战时刻奋斗。”

但马宇航的内心始终未曾平复,也正是大年三十当晚,上海首批驰援武汉医疗队出征了。一个念头不断冒出脑海:我也要去支援!终于,2月17日清晨7时许,科主任在群里紧急通知,“明天就要出发!”还在门诊上班的马宇航请同事帮忙填写了所有信息:身高、体重、鞋码……下了门诊,他又匆匆赶回家收拾行李。

可要怎样告诉父母这个消息?马宇航说,每晚8时,都是他和父母视频通话的时间,“我要过来了。”一阵沉默后,父亲清了清嗓子,“你自己注意安全,不用担心我们,我们不出门。到了武汉以后,如果有空还是继续每天报个平安。”

从湿透的防护服、时刻绷紧的神经、一天近150名患者问诊的发热门诊中走出来,马宇航从今天又将投身新的战场。“一个人整理行李,也许在旁人看来略感悲伤,但是我的心中已燃烧起了一股不破楼兰终不还的火。”这些夜里,他梦到了高三在武汉大学参加奥赛培训班的日子,“高考填志愿时,似乎学医是我理所当然的首选。”他笑道,“也许是一种神秘的力量引导着我?普通人或许觉得学医很累,但治病救人、给予患者帮助,这种成就感和价值感能让我为之奋斗一生。”

如今,马宇航尚不清楚到达武汉后的具体工作内容,但一如奔赴战场的战士,“哪里有需要,哪里就可以有我。”他说,作为内分泌医生,他更希望能为合并糖尿病等代谢病的患者提供救治,尽力降低重症、急危重症的发生概率。

“今天,我带着上海医疗队员的身份重回故土,和市一战友一起为我的家乡战斗,这种感觉很神奇。”在虹桥机场,没有家人饯行的马宇航,得到了科室大家庭“家长”和兄弟姐妹的拥抱和嘱托。“疫情过去后的春天,我将带父母来上海看看,看看这座我为之奋斗、为之骄傲的城市。”